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AI时代,人与科技之间的关系将会产生怎样有趣的演变。让我们一起,窥见未来的冰山一角。

全球最新技术快速Get
  • 人类离乘坐太空电梯又近了一步:希望能早日实现“一键到达宇宙”的梦想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太空电梯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在1987年,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的小说《天堂之泉》就曾描写过太空电梯的构想,人们可以乘电梯去太空观光并运送货物。多年以来,全世界各国的科学家都在致力于实现这个源于科幻小说的伟大构想,毕竟建造航天器成本太高了,太空旅行目前仍然只是宇航员的专利。

其中,日本科学家率先踏上了实践的道路。2018年9月,日本科学家已经开始试验太空电梯雏形,目标是2050年建成太空电梯。然而,这一目标也遭受到了各界公开的嘲笑,毕竟目前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实现。

用什么材料建造是最主要的问题。太空电梯与普通电梯不同,在地球自转的过程中所带来的强引力和旋转速度,会把电缆逐渐绷紧。这条线缆一定要有足够强的韧性,并且够轻,然而目前并没有任何材料可以达到制造的条件,甚至电梯完工前就会被折断。

于是,目前有人提出了新的方案。哥伦比亚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在新发布的研究中提出,如果线缆不用连接地球,仅仅拴在月球的一端,就能降低坍塌的风险。线缆将固定在月球的表面,像一个铅锤一样垂到地球的静止轨道。宇航员不需要乘坐火箭飞出轨道,只需要乘坐宇宙飞船到达太空的真空,再登上线缆,通往月球。根据这篇研究的计算,目前现有的材料都能接受这一挑战,只要从中找到最坚固的材料,然后大规模生产即可。

如果实现,这就好像早期的铁路一样,会成为一种基础设施的建设,将极大地降低人类太空旅行的成本。想象一下,在遥远的未来,也会出现有潮涌动的太空转运站,人们排着队等候登上开往月球的电梯,在等待的时间里,每个人都专注做别的事情,不再有人觉得这很特别。

https://futurism.com/kinetic-pants-ministry-of-supply

  • 无人驾驶赛车的车速正在赶超人类:没人的赛车比赛你想看吗?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一项名为Roborace的无人驾驶赛车比赛正在进行今年的第一个赛季,各个车队在追赶着人类所创造的记录。这项竞赛要求参赛者为相同的电动赛车编写程序,这是一种非常大胆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将实验性的自动驾驶技术推向极限。

赛事所采用的这辆赛车名为DevBot 2.0,如上图所示,造型极具未来感和电影感,其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200英里以上,并配备了6个摄像头、2个雷达、5个激光雷达和18个超声波传感器。

在一般的速度下,无人驾驶汽车在路况不好的情况下运行就已经很难了,更何况在比赛的速度下运行,这无疑是对驾驶系统的灵敏和反应都增加了很大的挑战。然而,就在七月的一场比赛中,一个参赛团队为这款自动驾驶赛车编写了程序,使它能够很好地应对障碍,以66.96秒的成绩完成了一条名为古德伍德山的蜿蜒多山赛道,目前只比人类驾驶的记录慢了12秒。不过,Roborace的官方人员认为,参赛者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事实上,无人驾驶赛车比赛的出现引发了一些争议,一些传统的车迷并不太喜欢这项赛事。但也许它从未想讨好这群人,而是有着推进无人驾驶技术进步的愿景。总之,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期待,今后会有几十台无人车在赛道上竞速的奇观了。

https://futurism.com/the-byte/self-driving-racing-cars

  • 科学家培育的“迷你大脑”检测出了脑电波:杀掉它算是杀人吗?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在国际空间站上的培养皿里,被称为“迷你大脑”的神经细胞群,正在以科学家们此前认为“根本不可能”的方式发育着。

迷你大脑又被称作类有机物,是由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生物学家艾里森·穆特里的实验室的干细胞培育而成。它被装入一个盒子,被运往太空进行实验。穆特里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它们很可能“像疯了一样复制”。 穆特里还将迷你大脑连接到蜘蛛形机器人上,以便阅读他们的神经活动。最终,他的研究小组发现,这些类有机物发出的脑电波,与人类早产儿的脑电波十分相似。这是一个巨大的发现,为研究大脑疾病的早期发展带来了可能性。

人类的大脑如此复杂,以至于科学家们仍在猜测它是如何运作的。这就是微型大脑的魅力所在——它们是相对简单的神经元球,模拟了完整大脑的一些特征,但仅仅触及了人类大脑能力的表面。但这项新研究表明,微型大脑可能比之前人们认为的更为复杂。“我的一些同事说,‘不,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有意识,’”穆特里告诉《纽约时报》。“现在我不那么肯定了。”

如果这些脑电波是类有机体具有意识能力的一个表现,那么神经科学家将要应对一个重大的伦理困境 :因为持续的实验可能意味着创造并摧毁一个自我意识,就像是摧毁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https://futurism.com/scientists-grew-human-brains-robots

 明天会有什么酷产品
  •  可以钻进人类大脑治疗中风的“机器蠕虫”:令人有点头皮发麻的好消息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工程师们制造出了一种线状的“机器蠕虫”,可以经由磁力操纵,灵巧地在人脑极其狭窄和蜿蜒的动脉同道中穿行。未来,它可以被用于快速清除导致中风和动脉瘤的阻塞和血栓。

中风常常会导致死亡和残疾,但研究发现,如果能在病发的90分钟内及时缓解脑内的血管阻塞,可以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率。目前这个治疗过程是非常复杂的,需要熟练的外科医生手动引导一根细导线穿过病人的动脉,进入受损的脑血管,再放置一根导管,用于治疗或简单的取出血块。然而,这些导线不仅有可能在逐渐穿过人体时损坏血管,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外科医生还会暴露在透视镜的过量辐射下,因为他们不得不用透视镜通过实时生成的X射线图像来引导手术。

于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师们创造出了这种线型机器人,它是用具有记忆形状特征的镍钛合金软芯制成的,然后被涂上一层嵌有磁性颗粒的橡胶,在外部磁铁的控制下,机器蠕虫可以反复地弯曲和复原。在橡胶之外,还会包裹上一层水凝胶,这样机器蠕虫就可以在动脉和血管中滑动,却不会产生任何可能造成损害的摩擦。

“机器蠕虫”一旦投入使用,不仅能使手术能更快的进行,并且还能减少外科医生不得不忍受的辐射。

https://gizmodo.com/mit-researchers-designed-this-robotic-worm-to-burrow-in-1837670647

  • 易于穿戴的磁性皮肤,将促进新的可穿戴系统诞生:晃晃小手,世界我有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开发了一种柔韧的、不易察觉的磁性皮肤,当它被人类佩戴时,附近的磁传感器可以很容易地追踪到它。例如,如果用户把它戴在眼皮上,就可以跟踪他的眼球运动;如果戴在手指上,便可以帮助监测一个人的生理反应,甚至可以在不触摸开关的情况下控制开关。

这款人造皮肤的独特优势在于,它非常轻,但是它保持了高达360公吨的磁化率。由于其简单的设计和制造过程,因此减少了由电线、芯片电池、天线等带来的复杂性。大多数现有的人造皮肤需要额外的电子元件和精细的微加工工艺。相比之下,这款磁性皮肤非常易于组装,因为它是将弹性的基体与磁性粉末混合,然后在室温下干燥制成的。

由于不需要任何布线或其他集成硬件,这种材料非常容易应用。据研究人员称,只要几分钟的基础训练,任何用户都可以开始创造自己的人造皮肤。

研究人员之一Almansouri说:“希望我们的磁性皮肤能有助于实现一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从而提高许多人的生活质量。在我们进行的一项用户调查中证明,磁性皮肤可以舒适地佩戴,这为眼睛运动等精细测量打开了大门。”

具有生物兼容性和不易察觉的材料使开发各种创新的工具成为可能。这些工具既可用于监测生理反应,也可用于远程手势控制。它目前最好的使用方向可能是通过集成技术来帮助残疾人。例如,将磁性皮肤与智能家居应用程序相结合,将使身体残疾的人能够远程执行操作(例如,打开电灯、打开洗衣机等)。

磁性皮肤的另一个特点是,它可以被制成任何形状或颜色,这意味着它可以被做成你最喜欢的表情符号、公司或研究团队的标志等形状和颜色。这使其在未来的商业化上也拥有无限可能。

https://techxplore.com/news/2019-08-biocompatible-magnetic-skin-enable-wearable.html

未来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少数派的一周猜想 | 曾经看上去“无比疯狂”的未来猜想,如今你早已习以为常

当你在阅读这个栏目时,或多或少也许会这么想:这些所谓技术突破都是纸上谈兵,距离实现还遥远着呢。但如果你回顾历史,就会发现许多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都曾经被人们认为是遥不可及的,比如以下这些曾经被认为“疯狂”的设想,如今再也不会有人觉得惊奇:

太空旅行

曾经,人们认为太空旅行是不可能的;现在,宇航员一次在那里就住好几个月。1957年,美国发明家李·德·福里斯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人类天生就是一种地球生物,只有他的想象力才能使他成为一名星际移民。”不到50年后,国际空间站就使得人类得以生活在一颗人造卫星上,而这颗人造卫星在地球上重达100万磅。

浮动住宅

浮动城市仍处于理论阶段,但荷兰已经有了浮动的住宅区。大约13个世纪以前,诗人荷马设想了一个神话般的漂浮城市,周围环绕着“坚不可摧的青铜”。这个想法还没有实现,但是浮动结构的概念已经成为了现实。荷兰拥有漂浮在水面上的公寓楼和奶牛场,使它们更能抵御洪水。联合国正在考虑一个漂浮城市的概念,这个概念可以解决海平面上升和城市地区过度拥挤等问题。

避孕药

美国直到1938年都禁止一切形式的避孕,这限制了人们对避孕方法的研究。在20世纪50年代,活动人士玛格丽特·桑格才说服了一位富有的慈善家为第一颗避孕药的研究提供资金,它于1960年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2012年,家庭医生帕梅拉·维尔玛·廖(Pamela Verma Liao)和珍妮特·多林(Janet Dollin)写道:“已经开发了数千种药物,但这其中只有一种具有足够的影响力,足以赢得简单的称号——避孕药。”“避孕药把性行为和怀孕分开了。”

DNA指纹技术

在1984年,DNA指纹技术作为一种身份识别的手段是如此的异想天开,以至于它的发明者都不敢相信自己创造了它。莱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亚历克·杰弗里斯后来在接受该校采访时说:“在科学界,能有这样一个‘灵机一现’的时刻是很不寻常的。”,“我对结果的第一反应是‘这太复杂了。’”。项技术有助于在谋杀案中确定肇事者,还能够进行更准确的亲子鉴定。1985年,人们就通过DNA指纹技术证明一名小男孩是英国公民的孩子,使他免于被英国驱逐出境。

虚拟现实

虚拟现实的概念最初是由科幻小说推广的。在它成为一种广泛的技术之前,虚拟现实属于科幻小说的典范。 1933年,一个名为“醒来的男人”的短篇小说系列描述了人们被连接到一台允许他们过着另类生活的机器。类似的概念后来出现在像《星际迷航》和《黑客帝国》这样的电影中。如今,虚拟现实已经广泛应用于游戏,医疗,教育培训等方面。

https://www.sciencealert.com/these-9-moonshot-ideas-became-real-life-innovations?perpetual=yes&limitstart=1

更新于:2019年09月03日

关注苏智会